2012-05-05 17.58.57  

自從我的屁股尾椎受傷後,我就對路面震動就很敏感。今天騎車去三重鄭師父那邊整骨,路上屁股一路開花,從來沒想過騎車也可以這樣折磨人。每次騎到一個哭辣就像有人拿鐵釘往你屁眼上方敲下去的感覺。道路品質其實是大家已經罵到不想罵了,但是還是這副德性。更扯的是郝龍斌還是朱立倫居然還說路平有成,我靠,把路給鋪平市政府基本要辦理好的事情吧?你還有臉拿出來炫耀?這路鋪成這樣影響市容不說,萬一害人出事你賠的起?

話說回來,鄭師父不愧是黃老師推薦的好師父,骨科可說是我碰過最為專精的一位,鄭師父的整脊方式又跟其他人很不一樣,有時一下去手法真的讓你痛澈心肺只想問候全家老小。雖然我知道他不是按摩師父,是真正幫我們解決問題的整骨師,但是像今天他幫我修尾椎的時候用槓桿原理把凹進去的尾椎骨第二節逼回來時,那一拍打歸位的瞬間我還是只想破口大罵。還好後來結束後真的可以坐下來了,之前都痛到坐立難安阿,差很多呢。也順便修裡了一下我歪掉的右手臂和上胸骨,整個人神清氣爽了不少。

這更讓我相信西醫只會胡說八道,尤其是復健科。那些電療、牽引、三洨加熱光有效?還跟我說這尾椎歪了就歪了,要開刀,不然就放著不管就等他自己好?然後骨頭歪了開的要是肌肉鬆弛劑和消炎藥?這根本是天殺的合法醫療詐騙集團而已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rnlunar 的頭像
Mornlunar

夢·麓那 Mornlunar

Mornlun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