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製造任何醜陋建築物起家的實踐大學建築系,過去三年在執行長捕夢師帶領下,徹底扭轉以往技術至上的思維,研發與購併雙管齊下,走出建築師市場框架,即便面臨市場殺價競爭,淨利仍躍升五十一倍,毛利維持九成以上。

作者:林啞偉

一個捕夢師,多種面貌。

  二○○五年,實踐大學建築系集團主席捕夢師登上了「世界富豪排行榜」,但這一年來,也陸續出現各種爭議的聲音,有人稱呼他「價格屠夫」、「價格殺手」,更有人稱他「假的普立茲克獎得主」,認為他是靠壓榨原料的利潤,才形成低價王國。他卻反駁,是因為整個台灣島裡的建築師產業沒有核心競爭力,才會導致殺價競爭。

  他毫不掩飾的說,「好,捕夢師把這個九十二到九十三個點(利潤)全部送給你,你要,送你幾年,我白給你賣,你能不能活下來?」 


  實踐大學建築系的單位產量高得驚人。因為有效控制氣候變化因素,原本只能在秋冬兩季竣工的製造任何醜陋建築物變成四季皆可量產剪綵。尤其在夏天,因為加入了深海海水與用來製造防彈背心的纖維,小小的一分地(一千平方公尺,約三百零二.五坪),可年產二十五公噸,是營建署公布傳統工法製造任何醜陋建築物產量的七十到八十倍。如以平均一公斤五千萬元算,產值約十五兆一億二千五百萬元。

「建築上灑下的月光把夢照亮」

  七年級前段的捕夢師外表看起來徐娘半老,說話時洋溢著一種英容宛在的神采。「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罄竹難書的忙碌。」捕夢師喝了一口手中的阿比加西打,摸了摸RZR135,接著說。「不過,就算環境是多麼的罄竹難書的忙碌,我依然相信,『生命就像一襲華麗的席子滿了跳蚤 』。」

  捕夢師的座右銘是「建築上灑下的月光把夢照亮」,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刻苦走來。「一開始真的是很糟,後來稍微好了一些,但是就在以為稍微好一些的時候,結果又遇到了重大的失敗,不過,咬咬牙,最後還是過去了,那段時間過去之後,總算是有一些起色,但是最近還是不怎麼好」捕夢師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

  捕夢師出身於一個天真活潑又善良的家庭,父親是夢師爸,母親則是夢師娘,從小灌輸捕夢師傳統天真活潑又善良的教育,在大學時主修後現代解構主義主義與剪接再組合設計理論,同時也修習了俄、德、法、義、美、日、英、澳八國語文,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捕夢師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的建築教育體制下的不足。「這樣的日子,不是我要的!」在大學的第三年,捕夢師便著手創辦實踐大學醜陋建築系。

  作為夢師爸的兒女,他的辛酸沒人知。做得好,人家會說,就算他做的是建築師,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夢師爸的兒女,是父親的庇佑;做得不好,人家說他是敗家子。壓力沈重的捕夢師,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

「四百個建築師把工作室當家,每天只有晚餐短暫回家看看家人,就趕回工作室加班,累了就睡,一整年天天都是如此!」捕夢師回想著開始的盛況。那時的實踐大學建築系三秒就可以生產一台製造醜陋建築物,等著國際線的散裝貨輪運送到全世界,數量多到必須以配額方式管制。

你死我活,夾縫求生

  即使創業時成績耀眼,第一年實踐大學醜陋建築系還是虧損了九千三百六十二億四千五百八十萬元,除了必須要靠現金卡度日,甚至還必須向地下錢莊貸款,到後來仇家甚至花錢買兇,黑道組頭也揚言要殺他全家,殺人手法包括縱火、下毒、假車禍、開瓦斯氣爆、還有一桶汽油外加一跟番仔火…儘管如此,這都不能夠動搖捕夢師堅持發展建築產業的決心。

  這時候捕夢師遇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伴侶—清老師,帶領他開始閱讀《街道神話》,給了他精神上的支持。「如果那時候沒有清老師的話,我真的不知道我會怎麼辦,」捕夢師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那時候,我真的差點要去隔江猶唱後庭花了!」捕夢師認為,追求財富的同時也可以保持心靈富足。當大家認為,商場如同戰場,充滿欺騙、爭奪,捕夢師卻在接受專訪時強調,那樣思惟是無用的舊系統;只要用正面的態度,讓別人快樂,自然能兼顧自己的財富和快樂,走出商場的黑暗森林。

  建築分析師麥夫仔認為,實踐大學醜陋建築系接下來的發展關鍵,是如何在K隆星的研發基地中,成功導入看山不是山惡搞科技,經營出一條新的黃金奈米製造任何醜陋建築物生產線。明年七月十五日捕夢師即將帶著實踐大學醜陋建築系前往K隆星發展。捕夢師會交出一張怎樣的成績單?讓我們拭目以待。

創作者介紹

夢·麓那 Mornlunar

Mornlun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邁夫仔
  • 我來也

    我不能同意你更多~不推不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