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今天google首頁提醒大家,本日為Mies van der Rohe 126歲誕辰,應懸掛玻璃幃幕以誌紀念XD 密斯凡得羅對建築界最大貢獻是玻璃維幕的發明,擅用鋼結構和大片玻璃牆,作品的骨架就是成為外觀一部分、精緻流暢的流動空間以及極簡但是有著縝密思考的細節。說到對於對於細節的重視這點,我想建築的同學們應該都學過密斯凡得羅的Less is More,God is Details這兩個密氏詞彙XD

http://en.wikipedia.org/wiki/Ludwig_Mies_van_der_Rohe

Mies-van-der-Rohe-Bookcover  

可惜的是,「少就是多」、「全面空間」、「上帝在細節」在經過了幾代人傳播後,也許我們今天回頭審視,將會發現我們已經誤解了這位大師,也許現在就是必須開始重新認識密斯凡得羅的精神與內涵的時刻。我認為密斯凡得羅的主張與沙利文「形式服從功能」分野是,密斯凡得羅認為人的需求是今天一個、明天又是一個,人的需求是無盡的,而建築形式可以用不變去對應萬變的態度去設計,這就是他的「全面空間」的基調:一個可以讓人任意改造的大空間,那滿足了無盡的需求。而上帝在細節中發展到今天,我們變成總是無群無盡的去追求細節,而忽略了空間的語言和設計的基礎,同時密斯凡得羅最為擅長的鋼結構和大片玻璃牆,除了是國際主義的經典,也是最顯眼的。在玻璃牆營造出的空間和透視下,我們總是私自的認為這樣就能看見全部的內部構件,已經讀懂密斯凡得羅的設計語彙了。可惜的是,我們總是囿於密斯凡得羅製造的透視假象,正如我們可以直接看到構件,我們就以為我們已經了解密斯凡得羅賦予這些構件所構築的空間的內涵和期望一樣,在我們看來的密斯只是別人替他畫下的形象,這是可悲且過於自我滿足的。國際主義走到後面已經是走偏了,無法考量在地,彷彿是一種plugin的建築,我不認為這是密斯凡得羅想要我們這樣理解他。可能密斯凡得羅當初也沒有想到國際主義最後會成為一種資本主義複製建築的工業產品吧?

Mornlun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