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octorhuang.url.tw/files/basic/20060907-1920.html

   風吹水乾,熱旺水涸,都傷氣,寒凝不通則傷榮,也傷氣,濕則阻氣又傷榮,是故外邪傷人,可說是因天候的變化,人體不能適應, 所造成的氣血不通,而引發連續性的傷害,因此中醫的治病法則,脫不了天候的變化,而天候的變化,又離不開地氣的升降。現今科學的謬誤, 認為夏天氣溫高,是因太陽比較接近之故,若依此理,請問:高山上為什麼還是那麼冷?而且越高越冷?它不是更接近太陽嗎?殊不知天氣會熱, 是太陽引動地熱上升,所以,高山上冷,是地氣無法提升到那麼高的緣故。地氣的春升、夏散、秋斂、冬藏,人身必要能配合,此命門相火, 必隨之升散斂藏,但太陽的直射、輻射的熱,卻造成空氣不穩定,夏天有時卻有寒意,冬天也有溫熱之時,天氣與地氣不能配合,人在其中哪有不生病的? 當你的氣血受干擾時,問題就來了,能自動恢復平衡的就沒事,不能恢復的就必須處理了;用溫灸法是最簡單的,也不必半夜掛急診, 小孩子哭就讓他哭,一哭汗就出來了,再過一下熱退了,問題也解決了,繼續睡你的大頭覺吧!若是錯過病機,則邪入於身,就開始一連串的病變, 處理不當,夠你難過好幾天。

 
   ※疾病由表內傳用藥順序概略表,不一定依序而行,常會超越或轉換,因人而異,不可因循此表用藥,當辨證施治。
      
 
  風傷衛氣,而足太陽之經脈,由眼內眥上頭,下頸項,走背脊兩旁而下,入大腿後面,下腳掌,出腳趾,邪客則項強,背疼兩足痿軟無力。 邪客足太陽,體功能為排邪而發熱,火性上炎,脈管脹,故頭痛。衛氣熱,則蒸手太陽榮中之氣而為汗,此汗為心液,摸起來有黏膩感。衛氣有邪則氣不得下行, 反壅入肺則鼻鳴,入胃則乾嘔,胃中不舒服,西醫就常給你退熱藥、胃藥、止痛藥,甚則降血壓、降血糖,有時再加抗生素,請問這些藥能治病嗎?邪本是風, 你的驅風藥是哪一種?那感冒會好,是你的藥起作用?還是患者體功能恢復?為甚麼有那麼多人吃了幾個月的藥還是好不了?根本就是治病的理論是錯的, 還常常振振有詞的嚇大嚇小,像這些症狀結合起來,中醫就稱之為桂枝湯證。以其能補衛氣,又能調和榮衛,邪出體表,則病癒;若半日後復發者, 此以邪強,必用針洩風池、風府,再與桂枝湯則癒,咳者加厚朴、杏仁。邪傷衛氣,衛氣不足則缺氧,嚴重的還會喘,這些都是病的標, 只要把病根的風邪除掉,標病也就沒了,何必大費周章。溫也傷氣,故溫毒之襲人,也是由足太陽開始,只要病的位與性同,就可用同樣的桂枝湯來處理, 其表證為脈不緩不緊,而動數或兩寸獨大,自汗出而惡風寒,頭痛發熱,尺膚熱,口渴或不渴而咳,午後熱甚,以其不單傷氣,氣不足而腎水亦為之虧, 故狀類陰虛。標病不同,然病因皆傷氣所致,治法也就相同,惟病之傳變則不完全相同。若能瞭解掌握病的變化與轉變方向,找病位又有何難? 不要把醫學看成天方夜譚,今日醫學院錄取成績超高的,是市場追求利益的關係所導致,你們認為是高材生,我認為那些都是文抄孫式的庸才, 除了讀書,還會什麼?錯在哪裡,沒人知道,自古以來,天生萬物,除了人會發展醫學外,別的動物都不會,但是雲南白藥是如何發現的, 還不是人跟蹤受傷的老虎才發現的,誰說牠們不懂醫,又有多少動物不是因人類的興起而滅種的,物種生存競爭,各憑本事,人類無權把莫須有的罪名~~登革熱、 禽流感等等加諸於其他動物身上,花了大把的錢,你也看不到效果,豈非造孽。把病理病因的正確知識找出來治病,與天地共存,與萬物共生, 才是地球之福。人也沒有主宰大地生殺之權,禽流感就要殺,難不成人生病了也該殺,人會生病,難不成動物就不會?且看野生動物,自有生存淘汰的法則, 人憑什麼去干涉,更何況是人的無知所造成的殺戮。該徹底檢討檢討。
 
  風溫用桂枝湯,邪不出表,或邪由外傷皮表,而傷在足太陰肺經,則以銀翹散加減治之,循經入肺而燥咳,則以桑菊飲加減處理即可, 邪在足太陽久了後,即乘虛而入,循經而下,熱旺水涸,產生氣血交換失序,人有些微水腫現象,突然感覺全身有緊繃現象,就是水蓄細胞內, 而邪仍在足太陽,故以桂枝湯加茯苓、白朮,以利水下氣,則邪清矣!若熱邪更深入膀胱,造成小便不利,嚴重者小便不通,此經臟均有邪, 宜五苓散,外散表邪,內疏水腑則癒。有時因尿不通,導致衛氣反壅入胃,飲水則吐,仍宜五苓散含化之,藥入下焦,尿出則病解,何必洗腎?別再整人冤枉!
 
  春天裡最忌溫毒,初起壯熱,咽痛,久則耳前耳後腫,此毒非春溫獨有之病,一年四季都有可能,所以在使用普濟消毒飲時要注意, 春夏地氣升散,不可用升麻柴胡,以免升散太過;病初起者也不可用黃連、黃芩,以邪未入中焦,用之反引邪入中焦。2005年春,關西羅太太就患此症, 長庚住了15天,毫無改善,我給她這個建議,結果5天就病癒了,長庚還說要為她作病理以及治療報告,結果到今天,我還是沒看到,畢竟西醫根本不知 要如何處理才是真的。這種溫毒所引發的腫,非腫瘤類,是寒凝熱淤的氣腫,治則不可按癰瘍(屬血病)治療法。也可以用水仙花根搗爛敷,但要留透 氣孔,待起黃粟瘡時,就要改敷三黃二香散,否則瘡痛會讓患者受不了。小心此病,死人甚速、且多,冬溫產生的病例也已出現,但證狀尚輕,很快就 解決了。我擔心的是這種溫毒,各位小心一點為妙!耳前耳後腫痛時,莫當一般感冒處理,若一味的退燒,溫毒內陷,再來鬼叫,就傷感情囉!
 
  溫毒最怕由足太陽轉入手太陽而傷血,初入者氣血兩傷於熱,以玉女煎去牛膝,改熟地用生地,兩清氣血中的熱;若熱全轉入榮血中, 就要小心點,會吐血時,就是屬出血性登革熱,急以銀翹散加犀角地黃湯大清血中之熱;若錯過病機而吐粉紅血水時就屬噬血性登革熱,死不治。 除用上方外,也要考慮腎水、腦神經…等等問題,是生是死,各安天命矣!若傷及腦神經而神昏譫語,就必須用安宮牛黃丸急瀉其熱,因為這已屬腦膜炎矣!溫病內陷入足陽明,大傷氣血,則大汗出、脈洪大、大煩渴、身有大熱,急用人蔘白虎湯以瀉其熱,西瓜為天生白虎湯,也可救一時之急,莫 待腸風下血才來哀哀叫,命都丟一半;若交給西醫用輸血法,那就準備上山吧,邪熱未清就輸血,只會造成衄孔更大,流失更快,不死更待何時!熱 邪內陷胃腑時,則腸道熱,而涸水氣,大便因硬而便秘,速以調胃承氣湯清之,否則引發屎中毒的神昏譫語,甚至長腦瘤,再來求救,就傷感情囉,要 治好就不是三五天就能辦得到的。
 
   風寒傷人則內斂,初入陽明者,以表邪尚強,表病未退,但內熱漸成,亦有渴證,千萬莫當溫病治,急用桂枝加葛根湯,否則氣血兩傷,易 成痙病,是為柔痙,發作時,角弓反張,離蓆一豎掌者死。2005年暑假前後,報紙載有姊妹前後死,即為此病,西醫還要作檢查,不要命的 就慢慢去檢查吧!哪天突然病上身,那可沒時間給你排班檢查的。若入陽明時,就伴熱而下利,腐臭如爛泥,用葛根芩連湯,急用之以清 陽明經之火熱,火性上炎,吐者更加半夏生薑,雖仍有表證,也管不了,莫令邪入傷人,才是正途。若邪已入陽明,則大汗出、大煩渴、脈 洪大時,也用人蔘白虎湯。若邪留胃上脘,而胸脹胸痛,則以大陷胸湯、小陷胸湯或大陷胸丸以治之。若有不明白的,可參考拙作「醫林浩劫」、「依醫倚犄」裡面寫得 很清楚,何時何證該如何處理。還是不懂,就來上課吧! 寒則傷榮,人在冬寒時必關門閉窗,寒客榮中,腠理必密閉,不令寒氣再入,寒則氣凝,造成缺氧而呵欠連連,莫等腰背疼、一身盡痛,還在 那裡血壓高,血糖高的,不整死你才怪!急用麻黃湯以治之,不要等體功能起而抗寒,而熱又不得洩,必發高燒,此時若退熱,病必反重,再打點 滴,水寒之氣又生,竟有人因此三天就死在醫院,死因就是「病毒太兇,原因不明」,豈不是死得不明不白。也有風寒兩傷者,證狀非常類似,但 人會煩躁,此時可用大青龍湯。冬春最易下雨,寒濕之氣相當重,傷人則似傷寒,而水氣凝,鼻流清涕、咳唾白痰夾氣泡,急用小青龍湯,寒濕兩解;但表傷 足太陽,裡傷少陰腎時,腎水上飄,鼻流清水,噴嚏連連的,又要用麻黃附子細辛湯,表裡兩解,不可錯用。
 
   寒邪初入陽明,治以葛根湯,小心它也會造成痙病,是為剛痙,治病宜速。已入陽明或邪陷陽明,治法則如風、溫類。不論風溫或寒都可能傷及少陽,口苦咽乾目眩,胸脅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喜嘔。一陣一陣熱,但熱不寒者,邪初入少陽,治宜柴胡桂枝湯;往來寒熱時,就用小柴胡湯;大便秘結時,更以大柴胡湯攻其邪,莫待轉入肝膽時,又是肝炎膽炎肝硬化,再來跳腳,悔之晚矣!其他,有興趣研究的,再講吧!課堂上說明白,你才能運用自如,花個一年半載,習得養身之道,豈非人生一大樂事?

創作者介紹

夢·麓那 Mornlunar

Mornlun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