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bmp 

「如果我們信奉的神,還有我們追逐的希望,只不過是科學的量化,那麼我們的愛是否也將科學化呢」

利爾亞當Villiers de L'isle Adam《未來的夏娃》 

槙文彥先生對建築與都市有深入獨到的見解。對於行為科學的理解,強調建築空間的意象。是以日本禪宗藝術的典雅簡潔、精鍊及日本傳統建築不甚明確的機能性,及空間意象的重疊性為基礎,許多書上都強調,他的建築作品一直都是融合了柯必意的自由平面及密斯的普遍性空間的精神,以及他自己一再於書中和設計上說明,神在細部的想法一直都是貫穿他設計的主軸之一。加上一九一七年代的開始在歐洲出現的新造形主義及構成主義的組構建築要素為其主要手法,營造出其獨特嶄新的建築風格。亦非常重視都市、文化和人性的紋理。在設計的過程中相當重視環境的分析中所獲得的意象。在他的文章中,除了都市設計和設計中我們重視的理論和數據外,他也一直強調所謂心靈和人類心裡中,對於都市的想像和設計。例如在都市方面,槙文彥以其建築作為人類與人類間對話參與都市意象的建構。以及他用常年的經驗和研究,相當程度的洞察日本的都市與建築中的被人建構中來心理層序與奧性,東方形的空間層序和場所性。

 

故在他提出的夢與記憶的場所中。他將都市轉化成一個巨大的外部記憶裝置,我們一直都能瞭解,槙文彥雖然是典型的現代主義開發者,但他並不極端追求流於型式的後現代主義語彙,反而集中於思索現代主義開拓期的起源,以更為精細的手法嘗試理性的表現,其作品細部和質感的講究更豐富的量體表現,而完成一個確切的品質是他一貫的風格。而所謂「外部記憶」裝置,所指的可以是電腦、儲存硬碟、光碟等等。這些裝置的主要作出,當然是用來記錄資料,是用來存放符號信息的載體。每個人都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外部記憶,記錄了自己的點點滴滴。

 

「假設生命的本質是藉由基因傳播的情報,社會和文化就是龐大的記憶系統,都市就是巨大的外部記憶裝置」。

《攻殼機動隊 II  Innocence》 

槙文彥的都市論則直指都市是「夢與記憶的場所」,而他除了一直舉例說明文中的日本都市構成身世與自己的建築軌跡之外,而結合於夢和記憶的場所的光影記錄則是強調的則是存在於人們心中的「原風景」,也就是讓人觸景生情,深植於記憶中的那幅影像,往往在這些外部記憶的帶領和引導之下,人將走向一個人類自認為的理想都市形象的創造。隨著科技發達,這些裝置的容量和存取速度將會大幅提升,我們將記錄越來越多的東西到這些外部記憶當中。而會否有一天,我們能夠將自己完全投載到外部記憶當中,擺脫建築和都市的束縛呢?我們除了自我本身的居住和生命以外,是否只是一個被投身於都市中「資訊的集合」,還是有更多東西在其中,那個被稱作靈魂/ghost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我是誰?這是沒有答案的問題,但無論人類怎樣進步,仍然會對自我本質提出疑問,那是天性。我們只有繼續將我們寫進外部記憶,留下活著的憑証。從都市認識的角度來看,我在看完這些文章時,覺得標示著槙文彥勝利時代已經來臨。槙文彥之所以能夠從後現代脫離,主要是因為他雖然訴說著有著其邁向場所性的科學根基,但很大一個程度卻是相當程度的洞察日本的都市與建築中的被人建構中來心理層序與奧性,利用人心中東方形的空間層序和場所性的鏡像來映照人心中對於都市和理想國的想像

創作者介紹

夢·麓那 Mornlunar

Mornlun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