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0333.JPG

      原本是台北市政府的MOCA,是活化再利用後成立台北當代藝術館,歷史記載1920年日本人近藤十郎設計,為一南北座向之兩層樓紅磚,木造結構。1934年完成U型校舍,現為古蹟。對我來說,這個改造和再生在台灣算是非常成功的例子。裡面冷氣實在是有夠冷,極為現代的藝術給這古蹟特別一種時代衝突性的感覺。或許是我們去的比較晚吧,大廳有一點點空盪,門票五十元,要把隨身背包放在寄物櫃,悠閒的進去逛,在炎熱的夏日特別舒服。

PICT0334.JPG


  現在剛好在展出由書法、符號與空間組合而成的「無中生有」,是以前我在南藝時代常遇到的董陽孜老師以書法家角色與不同領域人士相互激盪的起點,搭配董陽孜老師的慣有的龍飛鳳舞的狂草書法著墨。一直都很喜歡董老師書法那種揮灑的豪氣與行雲流水的氣度。走到二樓,看到胡德如在「無言而心悅」之作品中,用「無言而心悅」當作引子,底下腳踩的是枯木葉,中間擺置了一間模擬野外的帳篷,而布屋後方則有一潺潺冰涼的小魚池。讓我回想起來今天走過得下八仙農村。柔和的燈光照射於布屋內弄成夜晚的野外感覺,桌上分別擺放了黑與白的紙張與印墨,可讓拓印於紙上帶回。

PICT0338.JPG

PICT0337.JPG
  
  簡學義之「無題」作品,在一空白的展間內,任由亮光漫移和日光燈製造的矩陣,看似空無一物的空間中,牆上兩三個小孔,暗示我們除了游走其間,要自我來發現投影於身上的影像文字。乘著光的文字忽生忽滅、忽左忽右,或有落腳,卻無定址和定相。空間在此不只是一個單純的實體,而是隱身在有限的框架之外,以光影交疊、無限穿透的視覺想像,沈潛與開展觀者的意念。觀眾成了參與、創造這場遊戲空間的主角,來來往往的人和具建築感的影像文字,交織為一幅幅殊異的人文風景是要拿著圓扇在展區內揮舞著,一束束燈光照射於扇面,仔細一瞧,小小的黑點開始聚焦而來,逐漸的擴大,也逐漸的散開。讓我想到一手唐詩就是「輕柔小扇撲流螢」。瞧她們倆撲的可專注的咧。

PICT0347.JPG

  陳瑞憲的【私塾習】,根據簡介,他的布展靈感來自東晉王羲之的「臨池學書,池水盡黑」的苦學精神,在這個黑暗展場中置入一片超大墨池,空間張力一百分。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個作品;走到大墨池邊,長長的紙卷鋪放於一端,每隔幾個位置皆會擺放著被寫成筆刷的毛筆與筆台,握起紙卷上之毛筆,沾起大墨池中的墨水,臨摹還是自寫一部分金剛經。一筆一畫描寫著,兩個妹妹皆是專注的神情。

PICT0352.JPG

PICT0351.JPG

  另一項展覽作品「生命的穀倉」。據說再過不久,館外那畝到田李的那些稻穀就可收成,挺有趣的一個裝置藝術。逛完這些後,我帶底妹妹去大龍峒那邊吃個晚飯,就回家休息準備明天去平溪囉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rnlunar 的頭像
Mornlunar

夢·麓那 Mornlunar

Mornlun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