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0313.JPG  

 

  今天真是澎湖版的青年委員們忌日啊。立法院博弈條款過關後,澎湖終於有法源依據要開放賭場了,青年鮪魚的手段可真高。馬上就無限上綱連結是馬英九和KMT摧毀澎湖的善良島民。我只能說屌,我都不知道在外的澎湖遊子,喊著口口聲聲的愛澎湖.捍衛列島,卻都是散居在台灣本島發展。    

  標準口嫌體正直.,我看這些民進黨豢養過的青年鮪魚們根本沒有替家鄉思考任何東西,純粹就是"夢裡的澎湖人",只有再睡覺時或是上BBS才會想起自己是澎湖人。至於平常時候,澎湖?不過就是模糊的家鄉名字而已。說了那麼多屁話,還不是畢業後留在台中台北高雄。敢大放厥詞十年前還有機會,剛好自婊。十年來你們一值不給澎湖機會,現在在那看著澳門威尼斯人賭場興嘆,你們給過澎湖機會?給過賭場機會嗎?給過鄉親機會嗎?把她推出去,等到人家都嫁人了。才在說:你看吧?她早晚都會嫁人的。

   
那些在冬季就困坐愁城的捕魚的樸實鄉親,你給過機會嗎?
那些只能靠短期夏季過活的觀光商店的老實父親,你給過機會嗎?
望安島上花宅村樹下希望多賣點黑糖糕的大嬸,你給過機會嗎?


  夢中澎湖人誰都會當,你們當的心安理得嗎?十年過去了,澎湖沒有賭場又給了外垵和風櫃那些純樸的少年漁郎什麼?媽的,虧你們還是青年委員,這種對故鄉毫無貢獻只是滿腦子想參政的青年委員當的不會對故鄉感到羞愧嗎?你們回澎湖發展了嗎?澎湖沒有賭場之餘給了你們什麼?還是大家都漂洋過海?只有上PTT 進入PHSEA 才會突然想起驚覺自己是個澎湖人?我要是沒去過澎湖工作,我還真不知道你們華麗的辭藻卻是通篇鬼話。建設澎湖,我敢說我有參予過,馬公高中改建案讓我在澎湖滴下我的汗水。忍受工地的蚊鳴跳蚤咬,在鋼樑和混凝土模板間測繪。在涼風的夜晚坐在桌前修正馬公高中設計和細節。放假日,單車帶我跑遍澎湖,在廟口跟曬網的老人家聊天。中午跟西衛巷口的大陸新娘閒扯淡,和當地的高中生聊他們家鄉和學業的未來。

  

PICT0013.JPG  PICT0011.JPG  PICT0012.JPG

  我只是澎湖450年歷史上一個意外在此工作三月的過客,但是我敢講我對澎湖的感受絕對不是只有三月的情感。但是你們呢?只會假中立坐在電腦前打高空。最少這幾十年來,缺乏工作維生的環境下,讓該島子民不得不離鄉背井,你們自己也是一員,沒了博奕條例還有更好的建議?靠捕魚?已魚源枯竭的台海還有一年約有一半的時間海象不適合出海,就算用這段時間去種點東西,要水沒水要養份沒養份的土地。能活下來的東西大概不必種也能活。有了賭博未必會有生機,但沒有賭絕對沒有明天。

  最後,我只能說很奇怪,一般都是外地人唱衰本地,當地人替自己生長的土地寫祭文唱衰的還真不多見。但是澎湖這群青年委員們讓我見識到了,反賭上綱到政黨鬥爭,反賭可以反到唱衰自己故鄉。

創作者介紹

夢·麓那 Mornlunar

Mornlun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金
  • 幹你不是去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