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藤忠雄的設計手法,以長屋來作為案例研究。

  考量週遭環境:考量不破壞巷弄之整體感,消除突兀感,而讓此建築物依舊設計為2層樓之建築。而啟安藤忠雄擅長排除基地限制:此基地本身位於小巷弄內,左右兩旁皆是2層樓的住家,此基地為一個狹長的空間,原本在狹長的空間會有光線引進不均的狀況,如前後光線較充足而中間較幽暗的情形產生,然而安藤為了解決上述問題,而將空間約三等分的分割,將中央留設天井,巧妙引進光線。質樸的素材:主體構造以最簡樸的清水混凝土,給人堅固之安全感,不花俏的外觀給人統一、簡潔的美感,厚實的牆面可以阻絕東西曬的陽光,降低室內的溫度以節省能源。簡單的幾何:在一個長方體裡以垂直分割成上下2層樓,水平的分割約3等分,中間留設天井形成前後兩個空間,再以天橋連接前後空間,形成簡單明瞭的動線。把雜亂的都市景像排除在視線外,圍砌出排除與外界的連結,由個人內在的經驗與感知,塑造屬於自己的"情感空間",這是對日漸雜亂的都市景觀之反諷。強調引進自然:一樓形成中庭並試圖在住宅空間內巧妙地引進安藤所強調的建築三要素之一的"自然",將四季變化的自然,引導至日常的生活空間。

安藤設計手法上值得探討的問題

  機能的考量:.浴廁:一樓的空間從中間大門入口進入起居室,穿越中庭到達餐廳,最後的空間是公用浴廁;二樓只有前後兩間臥房,並沒有衛浴空間。在我們習慣套房設計的方便使用之餘,大概只能接受衛浴空間不是附屬在同一空間,也應該設置在同一層樓,但這個設計案的唯一浴廁空間只安置在一樓,在實際使用上會有其不便之處。開放的天井:一樓起居室到餐廳必須經過這個中庭,要至二樓也必須經由中庭的樓梯才能由起居室到臥室,藉由這樣進出中庭的生活方式,得以使居住者隨時感受到自然風、雨、光的變化,讓自然因素進入。但是因為天井並無遮蔽的屋頂,在下雨天時使用者必須撐傘經由中庭才能到達,這樣的使用是不是會為使用者帶來極大的不便呢?構材的考量:整體以清水混凝土為主,在嚴寒的冬天會給人更加冰冷的感受。安全的考量:因為中庭是開放無遮蔽的屋頂,下雨時不但使用不便,濕濕的地面容易打滑會有安全的顧慮。封閉的外觀:整體外觀只有一個開口部,在狹長的基地上採光原本就會受到侷限,而又減少開口部之開窗,減低光線的引進,且最大的問題是完全阻絕對外的視線,是太過於果斷,故適度的開窗,讓居住者能有眺望的機會,拉近人們彼此之間的距離感。
 
  如果純粹以實用機能來看的話,住吉的長屋的室外中庭會有上述的一些問題,不過正如同安藤所說,他設計的住宅有時候並不是很好用,而這也正是他試圖排除一些機能性的考量,來質疑現代建築中機能優先的傾向。立面封閉的外觀,則是表達對於當時日本都市空間環境惡化的一種反諷態度。

  帶圓孔的清水混凝土牆面是安藤建築的顯著外表,安藤的建築一般全部或局部采用清水混凝土牆面作為室外或室內牆面,這種牆面不加任何裝飾,牆面上的圓孔是殘留的模板螺栓。清水混凝土演奏一曲光與影的旋律。安藤在材料中攙進了日本的傳統手藝,利用現代的外牆修補技術,將水泥牆面拆掉模板後進行處理,他將混凝土運用到了高度精煉的層次。在清水混凝土的施工中,傳統手工藝和現代建築之間並不矛盾,高超的木模制造工藝、優質的混凝土鑄造以及嚴格的工程管理,共同造就了所謂的安滕混凝土美學。在安藤的作品中,把原本厚重、表面粗糙的清水混凝土,轉化成一種細膩精致的紋理,以一種綿密、近乎均質的質感來呈現,對於他精確築造的混凝土結構,只能用『纖柔若絲』來形容。這種精准、純粹的特質,正符合日本人的審美特性。安藤把混凝土表現得如此細膩,會讓你感受到混凝土『母性』的一面。牆面上的圓孔好像是『手的痕跡』,並非工業化的產物,仿佛由手工觸摸捏合而成的。通過我們的觸摸,感受到『母性』的安全。『菊花與劍』在這裡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安藤的作品雖以混凝土為主,但悠游在安藤的空間裡,隨手一觸可及的自然,令人感覺建築與大自然的極度融合,曲面牆界定的中界空間,由上灑下的自然天光,均成為在建築中的引導因素。水泥的表情對於一些設計師來說,安藤忠雄這個名字越來越有意味,因為他把水泥『玩』到了極致,也就使作品意義上的清水混凝土被抄襲成了商品意義上的賣點。在經歷了無以復加的『加法』之後,樓盤們開始做『減法』,清水混凝土正好能夠展現『素面朝天』的品位。正如一位建築師所言,那是一種昂貴的朴素,以我們現在的工藝水平和審美習慣還達不到那種純粹的境界。但這並不妨礙清水混凝土成為樓市時尚的一個選擇,因為樓市太需要『表情』了,誰讓清水混凝土有表情呢?與前些年的所謂『歐風』一樣,清水混凝土在成為時尚的同時,也可能淪為犧牲品,因為我們已經習慣於還沒有品嘗出真正的味道就被一窩蜂的贗品倒了胃口。水泥有表情不易,可是表情成了媚笑卻不難。
創作者介紹

夢·麓那 Mornlunar

Mornlun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