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文鳥是一種動物,屬雀形目,文鳥科,英文名稱為Java Sparrow.憲法是法律,規定國家基本組織及國家與人民相互間之基本權利義務,是一個國家的根本大法.白文鳥與制憲之間,到底有何關係?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先從幾段往事提起﹕數十年前,有一個商業集團在台灣大量的收購白文鳥和其它一些鳥類.但是當時沒有什麼人了解買了這些鳥是要作什麼,只是在口語相傳中,聽說好像是要外銷,也沒有人去懷疑這種說辭.商人四處大肆收購,一傳十,十傳百,人們漸漸開始被鼓動,一窩蜂的跟進飼養,販賣白文鳥.
  
不久之後
,街頭巷尾有人開始賣鳥.很快的,全台各地的街頭巷尾,到處可以看到賣鳥人的影子.在農村和城市的屋頂,也到處可以看到大型的鳥屋,一籠少則千隻,多則上萬隻.原來一隻一百元的文鳥,價格逐漸的由一百二、一百五、兩百地往上昇.過了一年,飆昇到五六百元一隻,偶而還會有缺貨的現象.兩年之內,文鳥的價格已經漲到了每隻一千元以上.鄰居朋友們聚在一起,喜歡談點鳥經.社會上出現了一種風氣,台灣人對白文鳥一窩蜂的跟進.這個時候,當時出價收買白文鳥的商人,已經開始暗地中拋售這些鳥兒,賣出的價格遠遠高於買價.扣除人事上的費用及本錢,核算下來所得的利益,仍然是原先的數倍.商人賣完文鳥出場後,社會上沒有人再想到外銷的事情,人們仍然在討論孵蛋、漲價的事.只是慢慢的開始,有人發現,當初高價買來的鳥而已經賣不出去了.白文鳥的價錢逐漸下跌,轉而一落千丈.原來還是一千元一隻的,慢慢跌到了一對三十塊錢.有的人賠了錢,有的人虧了本,有的人傾家蕩產.人們才逐漸發現,當初一窩蜂追逐白文鳥的原因,其實並沒有多少人真的明白.
 

  在白文鳥之後
,還出現過許多類似的事與物,好比是福壽螺.民國六十八年,有一位姓張的青年從國外旅遊回來,帶來了幾串像水果似的紅色小顆粒,這種顆粒是原產於南美洲阿根廷,稱為「福壽螺」的卵.商人們期望福壽螺能取代台灣原生種田螺,作為食用螺類.這種福壽螺轉眼在農村造成熱潮,蔚為風氣,人人爭相養殖,期待能將福壽螺作為一種生富發財的工具,而一時間,在台灣社會中,又有許多人一窩蜂的跟進,追隨著他人的腳步,希冀能藉此賺上一筆.但是人們慢慢開始發現,已成熟福壽螺的螺肉太鬆軟,幼螺的肉質又太硬韌,不適合台灣人的食用口感.福壽螺嚴重滯銷,養殖業者重挫,而在沒有任何詳細計畫下,福壽螺被任意丟棄,流放野外.然而,福壽螺在臺灣沒有天敵,其生命力強勁而又能迅速繁殖,一時間蔓延全台各地溝渠及稻田,引起嚴重的稻田農害.不到五年間,台灣已經有數十萬公頃的農田受害.稻苗和多種水生作物陸續遭殃,目前仍然是台灣之水稻及多種經濟作物之重要有害動物,被人稱為「夭壽螺」.人們又逐漸發現,當初一窩蜂搶飼福壽螺的理由,似乎並沒有真的人懂.
 


  至此
,問題並不在於白文鳥或福壽螺本身,而是在於造成這種種問題的背後的社會風氣﹕那也就是台灣人「一窩蜂」的性格.白文鳥、福壽螺後還有很多類似的例子,例如說甜甜圈、葡式蛋塔或者是電子雞、凱蒂貓.人們一窩蜂的去大陸投資,一窩蜂的風迷日韓劇,一窩蜂的追逐政治娛樂偶像明星八卦新聞,如此的劇情不斷的上演.人們缺乏自己的主見,缺乏理性評估事實的能力,而寧願跟隨著起其他人起鬨,由別人為自己決定自己的需要和想法.這種現像不只限於社會面,也同樣屢屢出現在政治面上.

  
例如說公投.不健忘的應該還有印像﹕2004年時,沸沸揚揚的公投這一件事,造成了社會的轟動.當時的人們是如何談論公投這一件事的呢?在甚短的時間內,公投由少數人渲染成一件似乎悠關台灣前途存亡的大事.贊成者強調推動公投是為了深化民主,為了給人民選擇的權利.電視上的名嘴說了,公投是一張王爺符,可以保平安.總統激昂的表示,公投已經成為他的信仰,總統夫人在電視接受訪問時,也曾宣佈公投如果不過,「台灣人民將會完蛋」.在社會上的有心人士推波助瀾下,公投一事,也一時間造成了社會上的風氣.人們繼續著一向的習慣,將對白文鳥或福壽螺的熱情,一窩蜂的投注於公投上.然後呢?事隔2,彼時對公投的激情、堅持與執著,現在已煙消雲散,少有人提. 美國、法國、日本當時都曾提出反對或異議.中共深表不滿,在野黨提出抵制.而公投的兩個議題((1) 對中共進行協商﹐(2)增加反飛彈設備都因參與人數不足而依法被否決,但是推動公投的人士並沒有因此而變更行動的計劃.政府沒有因此而停止繼續推動與中共的對話,也沒有停止向美國購買愛國者飛彈系統.鼓吹公投者表示無論公投的題目為何,能夠進行公投本身就是一種民主﹔卻似乎無視於公投被否決,背後的法律意義.在國會,當初推動公投的人士努力的試圖解釋「增加反飛彈設備」之項目被否決,為何不會妨礙政府購買反飛彈設備.而也由此可見得領導者將公投作為一種信仰,似乎並不非常虔誠. 而公投雖然並未通過,但是台灣人民幸運的也並未因此而完蛋.回顧兩年前的一窩蜂,當時的激情,狂熱和注意力已經對對公投感到厭膩,開始逐漸轉移方向,尋找下一個目標.下一場一窩蜂正在開始緩緩匯集.好比說是制憲.領導者宣佈,要讓台灣成為一個正常而偉大的國家,制憲可以「畢其功於一役」.政治人士說,制憲後台灣才可以不再被打壓,可以參與國際社會!這個提議充滿了誘惑,就好似空中樓閣般的動人,好似國王新衣般的華麗.人們開始慢慢的被鼓動,被激勵,一如當初第一個在手中接過白文鳥的那個人般的興奮. 於是有人開始大聲疾呼了﹕「現行的憲法制定經過,沒有台灣人的參與!」怎麼沒有呢?民國35年的制憲國民大會,18位台灣代表參加,隨後根據憲法選出了27位台灣省行憲國大代表.他們在民國37年前往南京開會,選出第一屆正副總統.相形之下,美國憲法是由富有的白人男性新教徒所制定的,而當時奴隸制尚且盛行於南方數州.而日本現行的憲法,甚至是外國人制定後,強行加諸於日本人身上的. 「但是現行的憲法是為中國訂作的,不是為台灣訂做的!」自九零年代七次修憲以來,所有的民意代表皆在臺灣選出,各條增修條文更是完完全全為臺灣所增編的,怎麼會有「不合身」之論?而美國的憲法是十三州的人民代表所定的,現今用於五十州,卻不見其「不合適」.英國甚至沒有一本寫好的憲法. 「唯有制定新憲法,台灣才能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加入聯合國,參與國際組織!」試想想﹕制定了憲法,聯合國大會的會員國們,是否就會如夢初醒,恍然大悟,從而改變立場而支持我國進入聯合國?美國、歐洲、日本會因為我們有了一本不同的憲法,而和我國建交?鼓吹制憲的人士宣稱,在數年中要一勞永逸的完成一部讓眾人滿意的新憲法.但是十數年中,這個國家已經修過了七次憲法,平均兩年一次.這許多次的「修改」尚且不能令人滿意,而要「制定」一本全新的憲法,要滿足大多數人,又要一步到位,焉有可能?「根本改變的美夢可以提供政治的海市蜃樓,激發支持者強烈的熱情」.

   
一如白文鳥或福壽螺本身並不能造成行為的動力. 而是在這些事﹐物的背後的誘惑﹕那種希冀能藉由抄短徑而成功,以及怕被流行所淘汰的焦慮所驅動的心態,造成了台灣歷史上的一個履見不鮮的跡像.而台灣人是健忘的,要由歷史的記憶而反省是徒勞的.理性在亂世是困難的﹐而激情是容易的.不願意隨波逐流的人是可以容易的被冠上「保守」「反民主」「反動」的帽子的. 制憲是人民的權利!政治人物在電視上宣佈. 學者們發表了一篇又一篇文章,控訴著這部憲法的不堪.鄉親啊!這才是愛台灣!泛著紅眼眶的主持人大聲喧喊﹕咱台灣人尚不驚,死好!激動的支持者在網路上貼出如何鼓吹和激勵制憲的方式﹔卻似乎沒有人願意想想,這個行為的本身,到底有什麼意義﹔或是執政黨書面上的理由和支持者的理解之間,有著多大的差距. 


  我不懷疑現在鼓吹制憲的人們
,會在新鮮感的退卻後,再一次忘記現下對於制憲的狂熱,對下一件新鮮的事投下激情.社會的能量,台灣的生命力,也會一次又一次的陷於人云亦云的一窩蜂中,不能自拔.然而作為一個憲法與憲政改革的支持者,該怎麼想呢?一如特洛伊城的女先知卡珊德拉,為可預見的未來提出不受人信的警言,看著同樣的故事不停的眼前重演,至於那會是白文鳥、福壽螺、公投、制憲,都不重要.這一切在後代的歷史學家的董狐筆下會是些什麼?

  不能夠記取歷史教訓的民族是悲哀的
.隨著人民的健忘,個人相信,修憲此一話題,也會隨著其他的許多話題,逐漸淡出記憶.

創作者介紹

夢·麓那 Mornlunar

Mornlun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