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了這樣久的建築,跟安藤忠雄的作品也是熟識了不少。第一眼看安藤的建築,多半會覺得他的禪意撲面,與一杯苦茶的滋味當是一致。寒素枯澀的美,即早在《源氏物語》的時代,就為日本人所鍾愛,這也影響到了安藤的創作。安藤以裸露的清水混凝土直牆為壓倒性的建築語言要素,也許東方人會嫌它造成了不容分說的生硬氣氛,但他那種如老僧入定般的純粹素淨,西方人又極感陌生。記得接觸日本文化之開始,常常聽到老依輩的人們喜歡用『菊花與劍』來形容日本人的雙重性格,安藤則正是這種陽剛之氣與陰柔之美的綜合體。他將西方建築的豁達與東方的婉約如此巧妙地糅合在一起,產生出神奇的建築設計效果。

Mornlun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